浅谈《全境封锁》的背景故事与细节(Part3)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喜悦工坊观点

文章开头在此声明,本文章原作者为 劳·鲁·霜星 ,文章中所有的收集要素,文本考据,以及剧情推测皆为霜星大佬一人完成。本人仅代为发布。

基纳身份推测问题说明

今天在写净化者阵营的时候翻资料,翻着翻着我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THXUB因为不出意外的,育碧又双叒叕吃书了。在Part1我推断基纳身份时,我提到了他通告暗区特工等《全境封锁2》“纽约军阀”基纳的个人通信资料。然而就在今天,我在重翻《全境封锁》基纳的报告时,我发现基纳是这样说的:“ 这场叛变改变了一切,我只认识我小组的三个人,有一位赞同我的想法,另两位则不赞同......”行吧育碧,你说是就是吧。

净化者

说起净化者,想必各位特工都不会陌生,在接下来展开这个分析前,我们先看看官方(ISAC)对这个阵营的解释:“这些蓝领工人决意要烧尽曼哈顿的绿色病毒,他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他们认为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无论是死是活)已被感染,那么便会将其烧的一干二净。而且在曼哈顿“洁净之前”他们决不罢手。这个四处游荡的派系对高污染区域最感兴趣,城中每个街区都有可能有他们的身影。为了达到目的,这帮人已经狂热至极,因此也是极其危险的对手。如果没人站出来阻止净化者,那纽约就会变成一座鬼城。”(官方设定集)

然后是在《全境封锁》的数据中,你可以在证据栏找到净化者的行动视频,行动报告栏中找到净化者的报告,无人机数据中有关净化者的照片,扩展内容中通信里的布兰登·欧雷里以及《全境封锁2》“纽约军阀”中,大告密者卡牌和官方真人短片,都记录了关于净化者的信息。

这些数据和通信记录再结合以特工们与净化者交战时目睹到的暴行,让广大的特工们都有了这样一个直观感受:净化者都是一群泯灭人性的疯子,纵火狂,是应当消灭的对象。从而对净化者没有任何的好感或是同情,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但,这真的就是真实的净化者吗?

关于净化者的建立,官方数据只提到了两点:一,净化者是由曼哈顿的蓝领工人以及前消防员、清洁工等组成的团体。二,首领是乔·费洛。

那既然乔·费洛为净化者的首领,那么其思想对净化者这个团体就有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在《全境封锁》中,乔·费洛是这样说的:“我认为这次的大传染完完全全可以看出这个国家究竟有多脆弱,我是指怎么会有人病的跟狗一样,还不去医院呢?仍旧有一堆受感染的人继续上班,去超市买东西,甚至还跑去看那该死的电影,就全因为愚蠢的轻忽,而导致无数的人感染生病。我告诉你,这整个疫情会这样大爆发,正因为无知的人们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人有种——不止是政府没种,任何人都没有种——和那个脑袋去想办法去控制疫情的扩散。“(净化者行动报告02)

从这段话结合官方数据,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结论:净化者建立的目的,是工人等为了在JTF和纽约政府无法控制疫情的情况下,自发的组织起来拯救城市,只不过方法过于偏激:用火烧尽一切。

而造成偏激的原因也很简单,在《全境封锁》等待页面中C-1-1302警告,上方的游戏提示就给了两个关键信息:乔·费洛的妻子是这场疫情的首批受害者;大部分净化者成员都在这场疫情中失去了自己的亲人。

联系之前背景想一想,联合作战部队的救灾不利和无能表现,政府机构的瘫痪,CERA和CDC的无能为力,整个城市被封锁,水电等生活必须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还有大量的人病死街头或即将死去。在这样一个已经极度绝望压抑的恶劣环境下,这些工人又因为疫情而失去了自己的亲朋好友或是挚爱。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尤其是在这样的多重打击和当时的社会环境之下,净化者的成立出现,合情合理只不过过于极端。

净化者怀有一个好的初衷,但其一刀切的判断方式和暴力防疫方法则是其洗不去的污点,也是后来被构成反派的主要原因。

说完净化者的整体介绍,我再来说一下净化者内部细分出来的几个分支和细节。

首先第一个分支,也是玩家遇到的主要分支之一:乔·费洛的净化者核心。

这个分支主要活动在《全境封锁》中除了西区码头以外的所有区域,玩家遇到的绝大多数净化者可以说都是属于这个分支的。看到他们,特工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暴力和绝不妥协,不和任何人合作,也不信任任何人,以至于和所有人都是处于一种敌对的状态。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作风更是为他们在LMB和JTF等敌对团体中塑造了一个“疯子”的恐怖形象(幸存者部队通信&联合作战部队通信)。在白区,无论是被炸的只剩残垣断壁的阿默斯特公寓,还是刚开始震撼特工的哈德逊难民营,抑或是路面上那被烧的焦黑的车辆和尸骸,都透露出了这个团体的极端暴力。

但因为《全境封锁》中关于这个分支的其他互动要素实在过少,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因此就简单介绍到此

第二个分支则是在西区码头区的净化者,因为缺少领导人的资料设定,所以暂且命名为联合净化者。

这个分支的净化者相比乔·费洛的核心净化者,偏激程度有所改善。其出现是在汽油炸弹制造场任务结束之后,剩下的净化者在接受了领导人乔·费洛的死亡后,重新组织起来的一个分支。比起核心净化者的不合作不信任态度,联合净化者更倾向于与LMB等其他势力合作,同时他们也更懂得控制自己,能够较为理智的使用自己的武器,虽然在平民眼里还是那样恐怖就对了(西区码头平民录音)。

第三个分支是《全境封锁2》“纽约军阀”中薇薇安·康利所领导的净化者,也就是下城区净化者。至于为什么我不把卡吉卡的净化者单独列出来,是因为卡吉卡手下的净化者是基纳同薇薇安借来的(薇薇安的个人通信、基纳的个人通信),故不单独列出。

这个分支的净化者偏激度比起前两个分支反而是最低的,但也是最危险的,因为这部分净化者善于吸收平民加入或是其他可能的势力加入。比如在第一次见到薇薇安·康利的时候,净化者们并没有开枪,反而很友好的和薇薇安进行了交流,并在薇薇安表达了加入意愿后很有礼貌地对待薇薇安并带她去见乔·费洛。(薇薇安的个人通信)这种行为不说在另两个分支,甚至是其他势力都是极为少见的(目前能做到的也就LMB和黯牙)。

同时在宣传广播的区域活动中,如果你仔细听薇薇安的演讲,你会发现相比其他派系的威胁和恐吓,薇薇安领导的净化者居然是很诚恳的希望其它平民的加入,并在结尾发出了“Stay together,and we can save our city.”(团结在一起我们才能拯救城市)的口号来争取平民。而在薇薇安加入后,这支净化者还拥有了这个团体里面最为先进的武器装备,搭配以其温和处事风格和亲民形式手段,更容易帮助他们争取到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对于JTF和SHD来说,反而是更加难缠的一个对手。

最后,这支净化者表现出了一个从未有过的亮点:职业操守。

有的人可能说,这不就是一帮纵火犯吗?有什么职业操守?确实,按照游戏里的体现,我们很难对净化者有所好感,包括我在内,大多特工潜意识里就认为这是一帮无差别杀人的纵火犯。但是在听过卡吉卡的通信后,一件事让我对下城区净化者改变了看法。

在《全境封锁2》“纽约军阀”公园隧道任务中,你可以捡到卡吉卡的一个个人通信,内容是卡吉卡要净化者去杀掉一队JTF的巡逻队。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通信里领头的净化者居然十分坚决的回绝了卡吉卡,并反呛了卡吉卡一句“我们有自己的操守和目的,不是你的工具。”

要知道,他们面对的是前特工冷血杀手哈维尔·卡吉卡,连JTF和大多数特工都不敢招惹的存在,这些净化者居然有勇气回绝他的命令,这不得让我油然起敬,对他们改变了看法。

说了这么多,净化者其实也是这个悲剧时代的产物,他们也不过是一群普通的平民百姓,在目睹了社会的崩溃,亲人的离去,经历了混乱,希望的破灭后因为共同的悲愿走到了一起。

假如病毒没有爆发,乔·费洛可能还是那个疼爱侄女,喜欢在广播里侃侃而谈的憨大叔;马丁·尼兹可能还在和他国民兵的好友喝着啤酒;布兰登·欧雷里可能还是那个按时回家的好父亲……

诚然,他们是悲剧的制造者,无数鲜活的生命消失在了他们无情的火焰之中,无数人的生活被他们付之一炬。但是,他们也是这场悲剧中的受害者,不是他们造就了这一切,而是这一切造就了他们。

在他们冰冷的面具下,是一个个满是疮痍的灵魂。

11 Responses

  1. )对这个阵营的解释:“这些蓝领工人决意要烧尽曼哈顿的绿色病毒,他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他们认为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无论是死是活)已被感染,那么便会将其烧的一干二净。而且在曼哈顿“洁净之前”他们决不罢手。这个四处游荡的派系对高污染区域最感兴趣,城中每个街区都有可能有他们的身影。为了达到目的,这帮人已经狂热至极,因此也是极其危险的对手。如果没人站出来阻止净化者,那纽约就会变成一座鬼城。”(官方设定集)

    然后是在《全境封锁》的数据中,你可以在证据栏找到净化者

    1. 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他们认为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无论是死是活)已被感染,那么便会将其烧的一干二净。而且在曼哈顿“洁净之前”他们决不罢手。这个四处游荡的派系对高污染区域最感兴趣,城中每个街区都有可能有他们的身影。为了达到目的,这帮

  2. )对这个阵营的解释:“这些蓝领工人决意要烧尽曼哈顿的绿色病毒,他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他们认为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无论是死是活)已被感染,那么便会将其烧的一干二净。而且在曼哈顿“洁净之前”他们决不罢手。这个四处游荡的派系对高污染区域最感兴趣,城中每个街区都有可能有他们的身影。为了达到目的,这帮人已经狂热至极,因此也是极其危险的对手。如果没人站出来阻止净化者,那纽约就会变成一座鬼城。”(官方设定集)

    然后是在《全境封锁》的数据中,你可以在证据栏找到净化者)对这个阵营的解释:“这些蓝领工人决意要烧尽曼哈顿的绿色病毒,他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他们认为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无论是死是活)已被感染,那么便会将其烧的一干二净。而且在曼哈顿“洁净之前”他们决不罢手。这个四处游荡的派系对高污染区域最感兴趣,城中每个街区都有可能有他们的身影。为了达到目的,这帮人已经狂热至极,因此也是极其危险的对手。如果没人站出来阻止净化者,那纽约就会变成一座鬼城。”(官方设定集)

    然后是在《全境封锁》的数据中,你可以在证据栏找到净化者)对这个阵营的解释:“这些蓝领工人决意要烧尽曼哈顿的绿色病毒,他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他们认为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无论是死是活)已被感染,那么便会将其烧的一干二净。而且在曼哈顿“洁净之前”他们决不罢手。这个四处游荡的派系对高污染区域最感兴趣,城中每个街区都有可能有他们的身影。为了达到目的,这帮人已经狂热至极,因此也是极其危险的对手。如果没人站出来阻止净化者,那纽约就会变成一座鬼城。”(官方设定集)

    然后是在《全境封锁》的数据中,你可以在证据栏找到净化者

  3. )对这个阵营的解释:“这些蓝领工人决意要烧尽曼哈顿的绿色病毒,他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

  4. )对这个阵营的解释:“这些蓝领工人决意要烧尽曼哈顿的绿色病毒,他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他们认为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无论是死是活)已被感染,那么便会将其烧的一干二净。而且在曼哈顿“洁净之前”他们决不罢手。这个四处游荡的派系对高者

  5. )对这个阵营的解释:“这些蓝领工人决意要烧尽曼哈顿的绿色病毒,他们化身为纵火犯,并且坚信自己是唯一愿意做出艰难抉择的人,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乔·费洛的家伙,如果他们认为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ey! 欢迎来到喜悦工坊

Lorem存有悲坐阿梅德,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UT ELIT ELIT,luctus NEC ullamcorper马蒂斯,dapibus LEO枕。

登录或注册您的账户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