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夜晚,为大家安利一些“分段式恐怖电影”

对于以“看电影为某种己任”的人来说,每年也总有那么几个不想开电脑也不想进电影院的时候。这种状态短则三两周,长则数把月,并且多发于烦闷的夏季——最终,非得看几个精彩绝伦的恐怖片,才能再把“看片”这事儿的热情给拖回来。
而在恐怖类型的大范畴中,浓缩精华的“分段式恐怖片”又是一种极为特殊、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存在形式。相比长片,恐怖短片,特别考验导演“创意”以及“实现创意”方面的能力:故事,必须在短短几分钟内牢牢抓住观众注意力;技法,必须每一步都行之有效,奔着最终目的而去。因此我们时常能够在当今的大制作类型片中,看到不少借由“恐怖短片”起家的年轻导演;但同样,一些经验极足的老炮导演也喜欢拍短片——兴致来了,拽上三五好友搞个合集什么的,这种看着最爽,也最能激起我们的讨论欲。
另外,“分段式”电影常以某种共同的“主题”为联合拍摄的契机:《致命录像带》以一系列“主观镜头/伪记录”短片组合而成;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死灵之书》是三位导演致敬爱手艺之作;《26种死法》集合了全球26名先锋导演,他们以“从A到Z”的单词为主题,拍摄了“26个截然不同死法”的小故事。在分段式恐怖片中,你尽可以找到各种快、狠、爽的精彩小品,各种令人意犹未尽的奇情故事,甚或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意识流之作。因为融合了不同导演风格的一锅烩,正是它的最大魅力所在。
由此,下本文梳理了一些“分段式”恐怖电影中的精彩小故事,并附上一些可以扩展的“推荐片单”,以供各位在炎热的夏季夜晚,获得一丝清凉的慰藉。
《三更2》
“ 盒葬 ”
导演:三池崇史
起于2002年的《三更》,差不多算得上国内知名度最高的“三段式”恐怖片了。系列集合了中、日、韩、泰亚洲四国导演的六部影片,其中尤以陈可辛的《回家》与陈果的《饺子》最为影迷津津乐道。不过,这里我们想先回顾一下三池崇史的“盒葬”。
影片以“梦境”作引。故事开头,一位女作家时常梦见一个身着风衣的男子在雪地里不停埋葬着一个木盒子,而梦中的作家自己也被困在一个塑胶袋里,无法呼气亦无法摆脱困境。在不断追溯回忆的现实中,女子想起自己儿时曾与“双胞胎姐姐”在马戏团中生活的往事。在一位半掩面部的魔术师的带领下,姐妹俩经常表演一个“从木盒中挣脱”的魔术。然而因为魔术师对姐姐的“偏心”,在一次练习中,她将姐姐反锁在了木盒,进而引起了一场不可收场的灾难……
坦白说,在印象里,三池崇史的短片似乎比长片来得更加精致。双生、马戏、畸形人……这些看似猎奇却又极具表现力的元素,在三池的短片里犹如隐秘的种子,最终总会与主人公的往事盘根错节到一起,共同生长成为一棵奇异诡丽的大树。如果您还没有看过同样由三池拍摄的、收录于《恐怖大师》系列的短片:“鬼妓回忆录”,那么在此强烈推荐一下。无论美学还是意识层面上,它都是相较于“盒葬”的一次升级。
同类推荐:《鬼妓回忆录》;《李碧华鬼魅系列》;《鬼魅》;《拍得不错》。
《韩国恐怖故事》
“ 太阳与月亮 ”
导演: 郑凡植
《韩国恐怖故事》又名“一千零一夜”,影片以一起“绑架案”为引,借由一个“爱听故事”的杀人犯逼迫一位高中女生不停为其讲述恐怖故事的穿线剧情,引出四个精彩绝伦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太阳与月亮”,大致讲述一对被英语老师护送回家的兄妹,在母亲尚未回家的时段内,与不速之客轮番智斗的故事——这部分讲起来似乎没什么意思,因为影片精华之处,在于导演通过运镜、打光、“梦境与真实”转换等技巧,将恐怖缓慢铺陈的能力。

忘不了这镜头...

忘不了这镜头…
故事后半部分,则配以韩国影人最擅长的、映射社会现实的技巧,将虚构的恐怖翻转回令人无奈的现实。结尾被害者与施暴者共处一室,“人鬼共同流泪”的一幕,实乃神来之笔。
值得一提的是,“太阳与月亮”导演为去年大火影片《昆池岩》导演郑凡植。看过本片,相信大部分朋友都不会怀疑,后者为何会在惊吓技巧上如此出彩了。
同类推荐:
  • 韩:《韩国恐怖故事2》;《奇谈》;
  • 泰:《死神的十字路口》;《乱鬼5》;《鬼三惊》;
  • 日:《乱步地狱》;《东瀛鬼咒 》;《鬼谈百景》;《鬼女魔咒》。
《恐怖大师》第一季
“ 香烟烙印 ”
导演:约翰·卡朋特
“香烟烙印”被收录于《恐怖大师》系列第一季,看过《搏击俱乐部》的朋友,应该对这个名词并不陌生。所谓“香烟烙印”,指的是胶片电影在更换胶卷时的一种提示,“烙印”一般位于胶片角落部分,观众在观看时会有一种“此帧被灼烧”的错觉。卡朋特的“香烟烙印”,始于一起对“世界上最恐怖的电影”的追查事件。

评论区

 

Main Menu